阅读记录

点击排行更多...

推荐排行更多...

收藏排行更多...

新书上架更多...

钓系受与叔攻的适配度

作者:鹿拾

【接档《国君重生后不想努力了》文案在最后】 本文文案: 沈清池意外穿书,穿成了一本豪门狗血小说里的假少爷。 真少爷是小说主角,而他只是一个无条件为真少爷服务的炮灰工具人。 面对即将到来的凄惨结局,沈清池果断收拾东西离家出走—— 他不奉陪了! 转头投奔了那个眉骨带疤、风流成性、看起来就不像好人的反派沈放。 原书中,沈放是真少爷的小叔,表面自由散漫,无心纷争,实则韬光养晦多年,一朝出手,将沈家搅得天翻地覆,独揽大权。 为求自保,也为给原主报仇雪恨,沈清池努力接近沈放,手段迭出,成功把沈放勾搭到手。 然而很快,他却发现事情有些不对。 他黏在沈放身边,想要跟他刷好感度时,对方却凑到他耳边,嗓音低沉:“上课认真听讲了吗?” 沈清池:“?” 他尝试给沈放喂水果,对方却将他抱到腿上,摊开他的高等数学:“作业写完了吗?” 沈清池:“??” 他假装柔弱,红着眼睛跟沈放装委屈时,对方却叹一口气:“期末复习又来不及了?” 沈清池:“???” 沈清池:说好的风流成性呢! - 沈放最开始收留沈清池,只是觉得有趣。 这位在蜜罐里长大的小少爷,突遭变故之后,居然没有被现实击垮,而是主动投奔于他,与伤害他的养父母划清阵营。 沈放抱着捉弄的心思将少年留在身边,却看到他克制隐忍的表情,乖顺湿润的眼,像只受伤后被迫向人类求救,又吓得浑身发抖的小动物,颤声唤他一句“叔叔”。 他发现自己三十年未曾动过的真心,竟有些情难自已。 表面痞帅老流氓·实则叔系大家长攻× 表面乖软美人学霸·实则钓系小绿茶受 食用指南: ·受是假少爷,攻受没有血缘关系,不在同一户口本,受开篇即和沈家决裂,不再是沈家一员 ·1v1主受he,受18,攻32 ·攻是假骚,受是真撩,双处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《国君重生后不想努力了》文案: 楚懿是个亡国之君。 在内忧外患中登基的年轻帝王,为大楚殚精竭虑,却出师未捷身先死,一朝国破,被逼自刎城楼,头颅被敌国悬于城墙之上,曝尸三月。 楚懿含恨闭眼,再一睁开,却发现自己重生了。 他回到了十八岁那年,距离亡国还有整整三载。 年轻帝王冥思苦想,痛定思痛,终于拍案而起—— 决定了! 反正都是亡国,他不妨干脆当一回昏君,及时行乐,安心躺平。 生前他馋小将军的腹肌很久了,馋当朝宰相的手,馋敌国太子的颜……机会难得,爽一把再说! 于是他在朝堂上公然调戏战功赫赫的小将军,让小将军用握惯了枪的手给他剥葡萄,气得小将军额头青筋凸起,看他的眼神隐忍且愤怒,恨不得把他活剥了。 故意在宰相递交的国事奏折上留下唇印,写下“琼浆佳酿,邀卿共饮”,气得体弱多病的宰相大人吐血三升,当堂晕倒。 给势如水火的敌国送去战书,威胁他们送长得最漂亮的小皇子来给他当男宠,本就剑拔弩张的局势更是雪上加霜,大战一触即发。 楚懿作死完毕,心满意足,默默等待亡国之日到来。 然而—— 一年过去了,三年过去了,五年过去了……他非但没有亡国,日子还过得更滋润了! 只会打仗不懂情爱的小将军红着脸送了他一柄木梳。 永远在奏折里弹劾他的宰相大人居然给他写了一篇赞颂。 敌国抛来橄榄枝,试图与大楚交好。 楚懿:嗯……嗯?? 更有甚者,那个久居幕后,手握大权的摄政王,忽然在寅夜闯入他的寝宫,把堆积如山的奏折摔在他面前,将他困在案头,笑容晦暗不明,附在他耳边阴沉道: “陛下,玩够了没有?” 重度颜控天然撩一心作死咸鱼皇帝受× 嘴硬心软无情批奏折机器冤种摄政王攻 ...

最近更新更多...